法曲献仙音·聚景亭梅次草窗韵

法曲献仙音·聚景亭梅次草窗韵朗读

层绿峨峨,纤琼皎皎,倒压波痕清浅。过眼年华,动人幽意,相逢几番春换。记唤酒寻芳处,盈盈褪妆晚。

已销黯。况凄凉、近来离思,应忘却、明月夜深归辇。荏苒一枝春,恨东风、人似天远。纵有残花,洒征衣、铅泪都满。但殷勤折取,自遣一襟幽怨。

译文

长满绿苔的梅树层层叠叠,点点白梅如皎皎细玉,素洁典雅,倒压湖面,一池绿波更觉清浅。年华瞬逝,但你动人的幽意依然如故,再次重逢已是几度春光易换。曾记得与朋友一起畅饮,探访芳景的情形,而美丽的梅花却久开不败,好像盈盈盛妆的美人迟迟不愿卸妆。

往日的乐事已消黯,更何况近日心境凄然,快要忘记了以前明月下金辇深夜归去的美好情景,报春的梅花已渐渐凋零,最可恨这东风匆匆归去,故人却依然在天涯。纵然有点点残花还在,却依依都飘落到衣襟上,这不禁让人想起了物是人非的铅泪。还是深情地折下一枝梅独自品尝,聊且排遣一下心中的幽怨与哀伤吧。

注释

聚景亭:杭州聚景园内的香雪亭,在西湖之东。

层绿:重重叠叠长满绿苔的梅枝。峨峨:高耸的样子。

纤琼:纤细娇弱的白梅。皎皎:润泽洁白的样子。

倒压:倒映贴近。

幽意:幽静的意趣。

几番:几度。

唤酒:相约饮酒。

盈盈:形容女子容貌端庄秀丽。此处喻白梅。褪妆:指梅花凋谢

已消黯:那往日欢乐已在记忆中黯然消逝。

归辇(nǐan):游园归来的銮驾。此处暗指南宋盛时帝王临幸而归。

荏(rěn)苒(rǎn):指柔弱的样子。一枝春:指梅花。

征衣:远游在外穿的衣服。

铅泪:眼泪。李贺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:“忆君清泪如铅水。”

殷勤:情意浓厚。

遣:排遣。

参考资料:

1、张海明译.宋词三百首:青海人民出版社,2002年09月:第354页

法曲献仙音·聚景亭梅次草窗韵创作背景

  这是一首唱答词,大约作于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(1286),这一年作者在杭州,与戴表元、周密等人曾在杨氏祠堂宴集,随后各自分手。

参考资料:

1、上疆村民编 李之亮译.白话宋词三百首:岳麓书社,2005年01月:第486页

  上阕写梅开之盛。开头三句化用姜夔《暗香》“千树压,西湖寒碧”句意,描绘聚景园梅花盛开之美景。“层绿峨峨”,写绿梅如云;“纤琼皎皎”,写白梅如雪;“波痕清浅”,写水中梅花倒影重重。“过眼”三句写相逢之难,感叹物是人非,美境依旧,而心情却已经迥然不同。“过眼年华”,写光阴的迅速;“动人幽意”,写梅情的高雅;“几番春换”写多次逢春才一见园梅。接下来由此接入对往日快乐时事的的追忆,仍以梅花绾合。“唤酒寻芳”,忆当年游赏之处。“盈盈褪妆晚”情景兼到,是生花妙笔。既有对梅花钟爱之情,亦含有对往事眷恋之意。

  下阕转而写今昔沧桑之感,“已消黯”写词人的伤神,点出国家沦亡的惨痛事实,“况凄凉近来离思”,写朋友之间彼此悬隔,无由再见。接下来的一句更为沉重,作者面对聚景亭中的梅花,发出“应忘却,明月夜深归辇”的哀叹。聚景亭建于宋孝宗时,本为供已经退位的高宗游赏。高宗崩逝后,孝宗、光宗、宁宗等朝,此园遂成为皇家御苑,天子多有游幸。如今国家已属他人,往昔的盛事当然应该“忘却”,可是想忘却的东西恰恰是最不易忘却的,想回避的东西恰恰是最不易回避的。这句满含辛酸眼泪的话语,正带出作者不可遏制的亡国之恨。再二句写漂泊之悲。“纵有残花”,写词人惜梅之意;“征衣、铅泪”,叹江南流浪无期。词的末尾用“一枝梅”的典故,感叹友人相隔之远。既然连“聊赠一枝春”都难以做到,也只有折梅自赏了。

  本词副标题是咏梅,所以全篇贯穿着梅花的标格和神韵,盛也梅花,衰也梅花。作者的兴废之感都通过这浅淡幽香的生命表达出来,可谓语意传神。

王沂孙

王沂孙,字圣与,号碧山、中仙、玉笥山人。会稽(今浙江绍兴)人,年辈大约与张炎相仿,入元后曾任庆元路学正。有《花外集》,又名《碧山乐府》。 ...

王沂孙朗读
()

猜你喜欢

白日黄尘客路迷,偶寻幽事入烟扉。

云行翠岫鹤争舞,月落青林人未归。

()

边地无芳树,莺声忽听新。间关如有意,愁绝若怀人。
明妃失汉宠,蔡女没胡尘。坐闻应落泪,况忆故园春。

()

扁舟临朝阳,匹马渡江北。

志士岂怀居,征夫乐行役。

()

帘。一幅湘纹压小檐。微雨度,响戛玉钩尖。

()

谁酿跳梁,使弱息、都罹浩劫。早已分、死人香里,长埋枯骨。

白刃截开儿女泪,红闺溅尽英雄血。痛女贞、一木本难支,甘摧折。

()

臧之狐裘。

败我于狐骀。

()

浙公网安备33032402002374号